两千零九年二月十七日
两千零九年三月一日

两千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

人畜走避 posted @ 2009年3月01日 04:01 in 胡说八道 , 757 阅读

人生苦短,又苦又短。

一张白纸的使命就是布满人的涂鸦。谁都该为一张废弃的白纸而愤愤不平,因为他们看到了最为不幸的事情。

要去学习创造,不甘于不清不楚的生活。

没有谁是为了受摧残遭打击而存在的。每一个存在都该有自己最美的形态。

所有的东西都名声在外,人们靠这些“名”“声”决定对事物的态度,或鄙视或崇敬或不屑或重视。但,万事万物,不只有”名“和”声“这样简单。有什么东西是真正简单的呢?

人们对他人和事物的最大期望是简单(无痛,轻松)。但”简单“是违背自然的,没有什么是真正简单的。任何一种貌似简单的东西,都能把人给淹没。

如果清晰是为了迷信,科学是为了蛊惑,我们还活着干嘛?于是努力成了最大的阴谋,而信奉成了最大的贪婪。

我们的作为应该施展在把不可描述变为可描述上来。要在所接触了解外物的基础上,发现真理,传播真理和捍卫真理。

我们的熙熙攘攘,不是刻意安排。我们的孜孜以求,全是一厢情愿。

混乱是魔鬼。

只有确信我们的生活是彻底的随意,没有因祈祷而来的幸运,没有因苦行而被施予的重生,我们才有可能自由。

扫荡一切束缚于空想。

屈从下的生存,无异于笼中的苟且。

人活的都很盲目,但他们纯粹的智慧和劳作扮演了救赎者的角色。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