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千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

两千零九年二月十七日

人畜走避 posted @ 2009年2月28日 06:24 in 胡说八道 , 870 阅读

 人都太想发出自己的声音,都太想说话,急于说话,以至于丑态百出。

任何问题都是问题,问题必须得到解决。

我不是高尚的人,也不希望别人视我为高尚的人。但是,我希望,别人的快乐也是我的快乐,别人的痛苦也是我的痛苦,我知道我做不到,我会嫉妒,我会窃笑,我会做一切不齿的事情,但是我仍然希望。

年轻的人,自恃还有明天,以为明天总是有的,便毫不客气的荒废了今日。

似乎时间总是不能让人满意,人们不是抱怨时间太少,就是抱怨时间太长。其实,时间自走,从未快一分,从未慢一秒。如果觉得时间有了问题,那就去检讨自己是否有所恍惚,有所怠慢,有所急切。

批评他人是最容易的,是一种天然的冲动。人人自省,天下太平。人那么容易就会死掉,一不小心就会失足。

没有所爱的东西,没有能为之倾心尽力费时的东西,人就跟死人一样。

我不愿心生怨恨(有谁愿意呢?)。我也不能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它本来的样子而生气。我,只应该对自己心生不满,也只需对自己负责,对得住自己一切正确的想法,因为它们来之不易,去实践它们,而不是忘记它们,放弃它们。

这个世界不缺只说只指指点点的人,废话已经够多了,真理是这样的容易被人糟践。

“自我”容易失去。所谓的“忘我”,是指忘记“别人关注的那个自我,别人眼里的我”,别人眼里的我,不是真正的我,如果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自己玩自己的,那才是找到了自我。

我对我自己还要装腔作势吗?我会欺骗自己吗?我该是我最后的朋友了吧?我肯定欺骗过我,我有责任有义务使我清晰。我曾经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,当了解它的繁乱庞杂,我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面对,人,是注定要受蒙蔽的,从生到死,都是狭隘的。

我不想让自己痛苦。

我知道,我不想勉强我自己,我有我说不出嘴的词句,我有我做不出的动作,我有我不多加想象的行为。那是因为它们不属于我,但是我几乎不能将之摆脱。可是,我做的都是那个真诚的自我让我去做的吗?我该丢掉过去,不带一点过去的影子去生活,我该是快乐的人。

我不应对别人怀有不健康的好奇心。

快乐就是永远不用打听别人快不快乐,永远不用义正言辞,永远不用一本正经。

人活着,不是为了世俗所谓成功,不是做人上人,不是为了引人注意,惹人羡慕的,人生的目的是建设一个完美的自我。

真能自娱自乐也就够了。“忽略”这种事情,“遗忘”这种事情,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没有别人无视你这种事,也没有别人忽略你这种事,只有失去自我,就像歌里唱的:“竟然忽略我的是我自己”。

要想摆脱恐惧,得到安全的保证,只有找到自我,贸然去了解他人是危险而愚蠢的,人应该对自己有更多的好奇心,以至于来不及去关心别人,人首先要成为自己,才有资格,才有能力,有勇气曲开拓世界。

他人就是地狱(萨特)。猜度别人的心思是危险的。

人每天都会死去,然后每天都会复活,直到有一天,彻底的离开,永远也不会醒来。

无聊是魔鬼。

不要为了学习语言而去学习语言,而应该用语言来做一些具体的事情,解决一个问题,或完成一个任务,创造一些有价值的东西。(David Heinemeier Hansson)

编程可以是简单、有趣和美好的。

生活的目的是快乐,至少部分是快乐。(Yukihiro Matsumoto)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