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剧笔记

人畜走避 posted @ 2009年4月01日 02:34 in 日剧 , 954 阅读

从去年年底开始,我开始看日剧,第一部是《女王的教室》。我是因为台剧《心灵危险》才开始接触日剧,一发不可收拾。如果一集一集看过就算了的话,也就太可惜了。我愿意它们能够成为我生命里的东西,永不腐烂的东西。所谓日剧笔记,不过是把里面角色的对白照录下来而已。仔细看看,还是有意义的。 

《最后的朋友》

只要是两个人,就能挺过去。

这个世界,其实不错哦。今后你会遇到许多美好的事,一定会的。

我们就这样珍惜这份脆弱的幸福,努力的生活下去。
 
《考试之神》
 
 人最终还是要独自活下去
 
不抱希望的等着你。
不带地图的人,一定会遇难
我有时也这么想,人生并不差。
 
《约翰·亚当斯》
律师诉讼是受指控的人在一个缺少自由的国家最后的希望。
 
只有事实、证据和法律才是公正的。
 
我选择法律的阵线,还有另一阵线吗?
 
我只为法律,而法律之权力又属于谁呢?
 
《圣者进行时》
 
我想起了猪小弟的事,用砖头盖房子的猪小弟,一定是又坚强又亲切,我要变成像他那样。
 
我想起了猪小弟,猪小弟一个人住在砖头盖的房子里,却一点不觉得寂寞,实在太厉害了。
 
我想起了猪小弟的事,一直笑一直笑的话,心情就会一直很好吧,这个,就是所谓的幸福吧。
 
我想起了猪小弟的事,猪小弟他很善良,所以一定会忍耐的,所以我脸上不能有痛苦的表情,也不能有悲伤的表情。
 
会流出鲜红的血,就表示还活着吧。
 
让女孩子哭,是不对的吧,打女孩子,也是不对的吧。
 
他们都很正直,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。
 
我痛恨暴力。
 
就算我是伪善,也比什么都不做来的好啊。
 
《金田一事件薄》
 
仔细想想,大家都处在“学历社会”中,都是牺牲者吧。
 
欺负人的人或许也是受害者吧。
 
用成绩实在也无法评定出人的真正价值在哪里。
 
《未成年》
 
我被禁止做所有的事,连拥有自己的梦想都不被允许,最后虽然未来会如何都还不知道,可是连那未知的未来也一定会被禁止。那么,神啊,我为社么来到这世上,为什么活着?喔,对了,连问问题也是不被允许的。
 
在不知不觉中,变成了肮脏的大人。即使是这样的我,如果有谁关心我的话,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,虽然有点夸张,但让我告诉你,我连生命都可以赔上。
 
你活到现在,有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吗?跟悲伤难过的事,比起来如何?不成比例吧?你们出生在一个好时代,大人都这么说,这个国家没有战争,我们可以过着和平自由的生活,也几乎没有什么贫富差距,大家都有平等的机会,可是这么说,只是不给我们任何接口地逼迫我们,每天有的只是压力,想要逃的话,除了寄托于宗教也没别的法子,压力累计到一定的程度,就会找到一个冲击的方向,向着自己的人自杀,向着别人的失去原则,那就好像狩猎一样,人的狩猎,精神上拒绝着现代,用很久以前的祭典,大肆庆祝原始的狩猎,失望和愤怒,会造出另一个人格,只要活着就会有好事,现在这种美好的事,对小孩子来说已经说不通了,他们也已经,早就被压力侵入了。
 
成为政治家或官僚的,不都是你这种优等生,让这个世界变成这样的就是你们这种人。
 
幸福是无法与他人比较的,要比幸福永远比不完。
 
不知道,五百万年前的人类,是不是跟我一样,觉得这个世界很无聊。
 
补习班只是一个培养竞争意识的地方。
 
我们浸在下水沟里,尽管身体感官得到了满足,却喋喋不休的聊着彼此的不满。不是吗?浸在下水沟里的我们。
 
我也不是从以前就被别人讨厌的,我只是,讨厌谎言罢了,只是这样而已,可是当我越讨厌谎言时,我就越被周围的人讨厌。我真的希望大家喜欢我,你了解吗?我只是想要有朋友。
 
借口还没有关系,可是我只会责怪别人而已。唾弃自己吧,因为你谁也不是。
 
如果我是个政治家,我要创造一个没有杀人的社会,杀人真的是很差劲,我不是夸大,一瞬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消失了,然后留下许多回忆,永永远远地。
 
什么时候才不是乱说?等年纪大了以后?就因为我们这么年轻,才有机会不顾一切去做不是吗?
 
日本人一定是世界上最爱找他人麻烦的人种,喜欢看他人的不幸或失败,杂志也是电视也是,全都是中伤或毁谤他人的内容,为了提高收视率或增加发行册数,每个家伙都对自己没自信,只好借着贬低别人让自己放心。
 
我要逃出这个世界,逃出这个已经完全扭曲的世界。
知道吗?你知道吗?我们要去一个,连我们也不知道的地方。我知道,那里一定,只存在着真实。
 
你到底是说与谁战斗?
体制,造成了这个社会的国家。
 
我听到了地球的地球的悲鸣,听到了地球在哀求,我们改造这个世界,疯了的是现在的社会,每个人都要疯了才能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,每个人都照着自己的理论和欲望在活动,大人只会讲一些表面上的道理,从不晓得它们所造出的社会,就是我们疯狂的根源,总之我们的下一代,又会因为我们所造的环境而改变,所以我们有必要修正现在这个社会弯曲的轨道,用我们的双手。
 
所谓的大众传播,就是这样,不关事好的事,或是不好的事,只要将最引人注目的报道放在聚光灯下。
 
找寻他人的伤口,假装要为他疗伤,为了避免疼痛,他只好攻击别人,别强把一个价值观加在她身上,否则她会绝望,只想变成一个孤独的人。
 
别人不比我伟大,我也不比别人伟大。住在豪华的房子,开著好车的人,有什么伟大?只是他想要而已。东大毕业并不伟大,参加奥运也并不伟大,政治家也并不伟大,只是他们想成为那样而已。有些事情是努力也做不到的,有些人怎么努力也成就不了大事,每个人的细胞都不一样。再说,踩著别人的肩膀,自己往上爬得人,那一点都不伟大。我们不是电视或车子,即使本身不愿意,却也会被别人比较彼此的性能。对于那些视线,使我们已经厌倦这个社会了。
我们的一生,只不过是吃饭与睡觉,有什么差别,如果不伤害谁,不伤害谁的话,对的,对我们来说,是没有什么差别的。
 
那时候也是出动了镇爆警察来镇压,可是至少年轻人都认同我们,对于这个世界的矛盾与自己成为齿轮的一环感到厌恶的感觉,可是现在呢?真可怜的未成年人们,今晚是圣诞夜,法国还要进行好几次核子试爆,可是人们却依然使用着香奈儿跟LV,喝着葡萄酒跟香槟在庆祝,每个家伙都犯了冷感症。
 
真想早点儿成为大人,那就不会被任何人抱怨了吧,不过也不见得,大人也是有他们辛苦的地方,那么请问,到底到什么时候,我们才能自由地伸展我们的翅膀?
 
我一直在想,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世上,为什么又死去,可是无论怎么想,一点也想不出答案,可是我们人还是会思考,花树虫不会像我们这样思考,花只是在那儿开着,只是在那儿努力的开着,等到某一天就这样枯去,我很喜欢那样的花儿,因为不是永远,就会珍惜它,帮他浇水,我们也不是永远的,总有一天也会死去,跟花一样的只是想法,希望,能吸收更多的营养,能晒更多的太阳,最好能够独自占有,狂风来了,其他的人被吹走了,同情是同情,可是不会出手相救,我们喜欢同情,喜欢看他人的不幸,我们大家,老是喜欢和人比较,永远有些小小的不满,哀怨自己的无能,放弃那些想法吧,重头开始做起,只要,注意自己的脚步,就跟那花一样,我自己也是这样比较过来的,跟自己的朋友比较,不知不觉中,同情了对方。没有什么能衡量出人的价值,如果社会想要去衡量我们的头脑才能运动的话,那就拒绝这个社会吧,拿我们来比较的家伙全都闭嘴,如果你们,如果你们感到了无力感,感到矛盾,感到愤怒,想说“不”的时候,我,我跟我的朋友,会站到你们这边的。
 
《M的悲剧》
 
幸福的秘诀只有一个:就是,避开一切危险,对一切不幸做好准备。
 
只有安全才是人生最大的问题。
 
世上最可怕的,就是人的心。
 
人生,不知在何时何地就会陷入困境,正因为如此,我决定要小心谨慎的活下去。
 
人会在无意中伤害到别人
 
我谁也没伤害过。
那样能活下去吗?
 
虽然踩人的人不记得,被踩的人却会一直记得。
 
《白夜行》
 
如果有明白的人,希望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们会被生下来呢?我们是为何而生的啊。
 
在神面前说什么大家都是平等的啊,坚持信仰的人就能得到幸福啊,只要闭上眼睛祈祷真的梦想成真吗?都是谎言,都是谎言,开得什么玩笑啊。我拜托他了吗?生下来没有一件是好事啊!我有求他生下我吗?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啊!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